【视频】《朔州年味儿》纪录片,浓正的朔州年味!-朔州生活港

致敬原创
感谢视频创作者

出 品
山西金华之光文化传媒
山西经济网朔州融媒体中心
年关将至,人们步履匆匆……
每年的这个时候,车轮裹着乡愁,空气中都是想念的味道;身上粘贴着车厢里残留的快餐味儿,或是一家老小,或者孑然一人,朔州人用自己的方式,向着故乡急急赶来。
年,越来越近,关于儿时年味的记忆也愈发清晰,坐在归乡的车里,看着离家时的风景,五味杂陈最后还是会酿成幸福的味道,那些幸福如同老照片传国密诏,已在脑海定格为永恒……
朔州人很重视过节,乡村与城市,家家开始修缮炉灶,扫舍刷壁,拆洗被褥,擦擦家门,糊新窗户,蒸煮年夜饭,购置年货,准备过年。
年味儿是什么?在每个人的记忆中荒岛求生记,关于年味的回忆总是美好的,不管是那如期而至的皑皑白雪,还是压在枕头下的几块压岁钱,还有那此起彼伏的鞭炮声。记忆中的年味当然更离不开那顿年夜饭,家人无论多远都要赶回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着春晚、聊着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受,细细品来,原来是来自于沉埋已久的记忆和舌尖上若隐若现的味道美国刺客。
进入腊月后,人们便开始蒸馍馍,炸麻花,蒸窝窝,压粉条。各种花馍馍,点着红点,麻花的做法是把食材放在案板上,整理的厚度适当,用刀划出形状,长度大约两寸,然后捡了两根拉开来并扭在一块儿,放在油锅里炸成金黄色;窝窝一般都是把米磨成面,发酵后,里面饱着红豆陷蒸笼里蒸熟,那是小时候最奢侈的食物,对不起英语 随着经济的增长,那个年代来之不易的奢侈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可是每个人在这个时候,总会再次将儿时的回忆再次品尝,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梵高传,带走曾经脸上的稚嫩,却带不走小时候浓浓的年味,同时也特别铭记今天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烙黄儿,是过去晋北农家的一种食品,盛行于平朔一带的广大农村。它是将糜米面稀释成糊状,做的时候,倒少半碟胡麻油,将一个胡萝卜上部少半截切下来,用其蘸上碟子里的胡油,然后在黄儿鏊(ao四声)子上擦一遍,起一种润滑作用,免得黄儿熟了与鏊子沾连。黄儿说简单点,其实就是一种折饼。不过,火候很重要。用勺子盛上面糊糊,倒到黄儿鏊子里,然后盖上生铁顶盖,拉风箱,投火,加热。火候既不能过大,又不能太小。火大易糊,火小黄儿的色气就上不去。从天黑烙到天明,当村子的鸡都此起彼伏地叫起来时,盆里糜米面糊糊就剩下一大碗了。茭秸秸编得撇撇上满满的排列着一层层黄灿灿的黄儿,如果全部端到背阴的小房子里入了瓮,这些过年烙下的黄儿,经过一冻一消古瑞瓦特,水凌凌、甜滋滋,分外爽口。
塞外古道美国黑金,人杰地灵,朔州本地人传承着千年的文化与习俗,这些小吃虽然简单,但是味道却是深植于每个朔州人的内心陶艳波,与桑干河一样,源远流长。
街道里没有了鞭炮的回响和熏眼的旺火,虽然年味略淡了些,李亚倩但并不影响家人团圆的兴奋和喜庆黄丝菌,走在大街上,鼻息之间会有新鲜水果的味道、小店飘出来的菜香、以及时尚女子们的衣香味儿,耳边还会有豪爽的叫卖声,食物之间的磨擦声、寒风在耳边呼啸张乔翔,却无法抵挡人们采购年货的热情。
朔州人并不会因为习俗的改变而消沉下去。相反,他们总能在节日中找到自己的乐子,川流不息的马路和桥梁,车子里或是载着远道而来的亲人,或是久别重逢的的恋人,熟悉的乡音和从外地带来的美食挤在一起,便是归途的味道;还有……村口边上,依依遥望的父母,亲昵的呼唤和冉冉炊烟混在一起,这便是乡愁的味道;翻新的老城、千年的古塔、涤荡人心的寺庙、新建的高楼大厦、现代化的购物商城、互联网时代的沟通工具,历史与现代化的气息交辉相映在一起,约着父母或好友一起合张影,将历史与现在定格龙闯中原,这便是城市的味道;守着家人,等着妈妈新煮的饺子兰江论坛,锅里翻腾着热气儿,身边绕着一群讨要红包的熊孩子,电视机里热闹的音乐与全家的笑声合在一起,这便是家的味道。
春节是中国最传统的节日金隅时代城,家与亲情的交融,合家团圆度良宵的幸福,那种融融的爱意黑亮综艺,构成了年味的源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扎根心中,生生不息,这便是年的味道。

更新日期: 2014年10月01日
文章链接: 10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