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朗读者》刘和平:创作是一条求难得难的孤独路-CCTV朗读者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一条忽明忽暗的道路上行走。有人选择呼朋引伴驱散孤独,而有人会自愿选择在一条曲折幽深的路上独自前行温岭中学。剧作家刘和平就是独行者的一员高美高,在这条少有人走的路上,他的行囊越来越重,陈蓓琪脚步却越来越轻。

前行的日子里,他创作出了《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北平无战事》等一大批优秀历史剧,也曾经斩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编剧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编剧奖等多个奖项。
外界的关注与奖项的授予,并没有改变他创作的初心与迈步的节奏霁无瑕。刘和平以“孤独”为伴,以“勇敢”为旗,走出了一条真正的创作者之路。

刘和平的妈妈是戏曲演员,爸爸是新中国的第一代编剧非常案件,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刘和平也慢慢成了一个“会讲故事的人”。
早些时候,他创作的舞台剧《甲申祭》就一举就拿下了曹禺戏剧文学奖和文化部的文化奖。后来央视改编《雍正皇帝》时就找到了刘和平,他在剧作里大胆地将八爷等人的寿命延长了十年,也因此解决了最大的改编难题。
后来有人问刘和平,他引用了庄子的话——“忘记了是非,是因为心里舒服”,“对剧本来说,忘记了历史,是因为戏舒服”星辰武神。戏舒服了,这背后,却需要创作戏的人最艰辛的付出和工匠式的打磨。

每次创作剧本时,刘和平总能回想起小时候走过的那段砍柴路。那时候,他需要走到四五十华里之外的深山里砍柴,背上担负着一百多斤的柴禾,再独自走回家里。每次返回的途中,天色慢慢黑了下来,他也只能用尽力气走完这段寂寞又沉重的山路。

这条路就像是一个完美的隐喻,在之后漫长的创作旅途中,刘和平正如一个孤独的手艺人,跋涉到广阔的时间长河里,采撷到那一份沉甸甸的精华,再亲手把它打磨成历史的琥珀。
在刘和平的剧本里,每一个字都经过了周密的思考、布局、安排与设计。他总是把拍摄现场的全景印入脑中,细致到每一个机位和人物的调动,细腻到每一位演员的感受。当这些以文字的力量呈现,最终与演员的表现力发生碰撞时,相互的作用就催生出了最明艳的花朵。

花朵是心血的孕育翁清海,也需要时间的灌溉。在创作《北平无战事》的时候鳕鱼炖豆腐,十六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结束后,刘和平还会半夜进入剪辑机房看回放。剧本完成后,精力透支的刘和平甚至开始尿血。
几年过去了,密云县在产业化盛行的当下社会,很多编剧会选择以自己的名义接戏,再分配给其他人去写。而正在创作《南北朝》的刘和平,还在亲自打磨剧本的每一个细节。

在刘和平那里,孤独一定美过辜负升龙凤凰城。因为不想辜负满怀期待的观众,不想辜负熠熠生辉的作品,不想辜负“创作者”这个自带使命感的身份,刘和平独自坚守读唐诗歌曲,把孤独刻画为了一场场经典的荧幕瞬间。
这种孤独感不仅渗透在刘和平的创作阶段,也蔓延在他的日常生活里。也许是因为个体之爱的可遇不可求,刘和平没有建立自己的家庭,他把剧本当成了爱人,面对这个“爱人”,他挥洒过热情,也磨砺过真心。

与剧本“相爱”的过程也不全是顺境鲨鱼肉好吃吗,刘和平面临了许多次的困难和选择。在第一个剧组解散的时候迪拜钻戒旅馆,他失去了所有的稿费,还额外亏了一百多万。每次遇到了难以跨越的坎儿,他都会去陶渊明、周敦颐吟诗作赋的地方走一走仙楚2,站在那里,去感受跨越历史长河的文人风骨。
把名利搁置,将挫折看淡后,刘和平真正拥有了自己的定力,那既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淡然,也是“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的开阔。

在《朗读者》的舞台上,刘和平朗读了苏轼的《留侯论》。他想用这样的篇章鼎信诺,来阐述自己对于“忍”与“勇”的理解卢刚事件。忍是忍耐漫无边界的孤独,也是忍受浮华利禄的打扰,勇是坚守创作至上的初心,也是饱有赤子之心的相信珍爱妙方。

刘和平说,他最喜欢的文人就是苏轼,他要把这次朗读献给一切感到孤独的朋友。而他自己,也带着那一份孤勇,在人生逆旅里,走出了一行专属词句——“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
长按识别二维码丨关注我们
更新日期: 2015年03月27日
文章链接: 10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