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我不是药神》泪点背后是癌症病人的真实困境索桥的故事,“(它)就像吸毒,钱完了,人也就走了。”-广东星际

周末,你看了《我不是药神》吗?
7月5日,这部现实题材喜剧电影正式上映,上映不到四天突破12亿元,并获得无数好评.
因为这是一部能和观众产生共鸣的电影,戳中每个人的痛点,直击社会中最现实的问题--看病难,用药贵,很多家庭因病返贫!《我不是药神》展示了一场在中国抗癌药市场的残酷现状下,关于法律、人情、利益的相互博弈。
但提到癌症,则家喻户晓--如今的中国,已经成为癌症大国邵氏鬼片。
2018年2月,国家癌症中心发布最新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报告,报告显示,全国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380.4万例,死亡病例229.6万例。也就是说,每360人里就有一名新的癌症患者,平均每分钟有7人被确诊为癌症,4人因癌症死亡。
《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最让人内心触动的不是白血病患者一个个无助的眼神,也不是徐峥饰演的程勇最后因贩卖假药被抓时的无奈落寞,而是当警察要抓程勇的时候,一位婆婆拉着警察的手,哭着说:“我求求你,不要把他抓走行吗?你们把他抓了,我们无数的人,都只能等死。市面上的药四万多,我们吃不起,但是我们只想活着,我们不想死,我不想死。”

电影中的警察听完这段话后,躲在厕所里大哭了起来,同时,电影院里的绝大部分人,也都在无声地留着泪水。
病人面对疾病时的那种孤独与绝望,或许是许多人这辈子都无法体会的。 在疾病面前,没钱是真的会没命。正如片中程勇所言“谁能保证永远不生病呢?”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这样的被动消费群体安全教育培训制度。
“小病拖、大病抗,病危等着见阎王”几乎成了我们的现实写照,不是不想治,而是不敢治、害怕治,治不起。一旦遇上大病,动辄上万的高昂医药费让普通人家根本无力承担。一人生观澜版画村病,全家拖垮,这话真不是危言耸听。
防大于治,养大于防!
不要总以为疾病离我们很远,更不要让健康埋有隐患,合理、科学、健康的营养干预一定是预防慢性病的一个必由之路。健康管理秉持“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原则。
心脑血管专家洪昭光教授也曾说过“如果一个人能活80岁,却有30年躺在病床上,简直就是受罪。在保健方面1元钱的投入,可以节省8.59元的医疗费,同时节省100元的急救费。
健康的时候不注重保养,病了再去打针吃药,这是本末倒置。记住:‘治’只是最后不得已的措施,平时我们更重要的是‘防’!
电影对白一:
“你能保证永远不得病吗?”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得了一种病,而这种病只有一种药可以治疗,需要终生服用,但这种药的售价是40000元一瓶,即使是短期内的服用也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倾家荡产。
如果没有钱买药了,只能孤独的死去。
如果有这样一种药,它的药效和4万块钱的完全一样,售价只有500元,然而它是不合法的,是外国生产的仿制药,你会买吗?
恰恰许多得了病的人只买得起这种药,它是最后的希望。
这意味着所有代购或销售这种药的人,是违法的,但许许多多的人等着它救命,这里面包裹了太多人性的丑陋和世间的悲悯。

上面我说的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这种病叫慢粒白血病, 这种药叫格列卫,
《我不是药神》中讲了几个小人物的窘境:
中年危机男程勇(徐峥饰演):卖印度性保健药的程勇,生意差到交不起房租,妻子急着和他闹离婚,而他的父亲因为血管瘤急等着他的救命钱吹喇叭歌词,于是他被逼上了一条不归路。

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王传君饰演):一米八的大高个,骨瘦嶙峋汇林华城,天价药费让家庭不堪重负,刚满一岁的儿子还嗷嗷待哺。
既怕拖累家人,又怕被家人抛弃是每个癌症患者的揪心。

钢管舞女思慧(谭卓饰演):有一个身患慢粒白血病的女儿,丈夫听说女儿患病跑了,她不得不去夜总会跳舞法神披风,沉重的生活压力,不怀好意的夜总会经理......
都说病来如山倒,有时候,倒的不止一个人,而是一整个家庭,在病魔面前人如蝼蚁
电影对白二:
“没有药敦亲王福晋啊陈可馨,就成了这样了。”

几个小人物因为一种抗癌仿制药走到了一起。
吕受益找到程勇,希望从他这里买仿制药。4万一瓶的抗癌药格列卫火柴谜题,如果改从印度买仿制药只要2000,这是吕受益活下去的希望,也让程勇找到了赚钱的门道。
仿制药有它的现实困境,医药公司研发药物需要巨额的成本,像印度公司这样的仿制药物,侵犯对方的知识产权,医药公司必然举报。
面前有一个渠道能买到便宜但有效的仿制药,违法买卖能救人,还能赚钱,要是你,你又会怎么选?

深圳一位63岁的林女士,儿子得了强直性脊柱炎,失去劳动能力李依芮。
为了让儿子能够重新站起来,需要30万的手术费。
林女士的家里凑不出这么多钱,她想到自己有一份意外保险,赔偿金有二十万。一向节俭的林女士却买了两盒水饺李安卓,吃完水饺从9楼一跃跳下,只为帮儿子凑齐手术费。

她在遗书中写道:“你放心,妈一定会帮你筹到那个治病的钱”,可是她用死亡都换不来那20万的治疗费用。
有人说穷人只能用命换钱酷妹当家,可是有时候用命也不一定能够换来钱。
但她不知道的是,自杀是没有保险赔偿的,而且保险单也已经过期了。
可能大家还记得台风天气中,那个螳臂当车的中年男人。哪位叫周荣的中年男人,从珠海到中山送货,巨大的台风要把他的车吹翻了,周荣竟用自己小小的身体去抵住货车,想要保住它不被吹走。

但在肆虐的台风面前,个体有多渺小?货车被吹翻,他被车压倒。
很多人说何必为了一台货车螳臂挡车呢?但你可能不知道,他顶住的是生活的拳拳重击。
一癌症病人,手术费用30万,家人商量后,一致决定:带他回了县医院,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等死。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钱就是药,钱更是命!贫穷,便是一种无声的绝望。
电影对白三:
“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
活下去,这样一个最朴素的愿望,对于癌症病人却像奢侈品。
在我国白血病有四百万左右的患者,而每年更是以三到四万的速度增长,因病致穷,拖垮整个家庭的更是数不胜数。
《我不是药神》经典对白,道出了白血病患者最真实的境地:
“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安路勤,吃垮了家人。”
电影中慢粒白血病患者,每年的用药就超过40万元,这对普通家庭意味着什么?
一个普通家庭与贫困的差距,也就隔着一场病。哪怕是有车有房的中产,一场不大不小的病也能让你捉襟见肘,在疾病面前天山英雄传,我们就是如此脆弱。

《广州日报》曾经报道:
“一家医院5年跳下近20个癌症病人”,其背后的原因大都是不愿拖垮家庭,家里穷治病已经花光了钱还欠很多债,这些病人心理压力都很大,觉得连累了家人尤其是子女。
考虑家庭经济负担而选择自杀,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悲哀赵奕然,有一位60多岁的阿婆,住院多次,一天子女在病床前因为经济原因当面争吵,当天晚上,阿婆就跳楼了。
病人多活一日,家属就多一日的经济负担,经济因素很现实,绝对是占第一位的主导因素。
电影对白四: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电影的结局程勇还是被告上法庭,在法庭上做最后的陈述:
“犯的错我都认,只是看到病友们心里难受,但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吧。”
这一天总是会来的,2002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只有20%-30%,而现在已达到85%;
格列卫等抗癌药物也在国内一些地区被逐步纳入医保范畴,国产仿制药在逐渐上市,无论是加入医保,还是国家对原研药的支持,还是抗癌药零关税孔令俊,我们必须看到,社会在进步,一切都在变得更好。
如果能活,谁愿意死?

随着社会的发展全国每年新发癌症病例429万,占全球新发病例的20%,死亡281万例。

全国每天约1万人确诊癌症,平均每分钟有7人确诊癌症,每分钟有6人死于癌症,中国每年癌症确诊429万例,中国每年癌症病死281万例,癌症治疗无效率高达75%,未来20年新发癌症人数将增加70%。
“预康检”-----抗癌先锋 “预康检”-----打造抗癌新防线
“预康检”尿单羟酚衍生物测定试剂,属国家二类医疗器械,获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
基于核磁共振检测技术发现宋将军走好,癌症病人尿液中单羟酚代谢量远远超过正常人,通过预康检试剂与尿液中的单羟酚物质发生特异反应,以沉淀物的颜色变化,即可判定检测者体内癌细胞活跃及繁殖程度。



北京301医院用于临床跟踪,四所三甲医院,两万余临床案例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
江西省中医院
南京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1、2、3号色为阴性机体抗癌免疫力正常,建议每三个月用本试剂检测一次,如果是2号或者3号色标,建议使用《中生元靶向超磁疗法》调理身体无敌反斗星,直到色标变成1号;4、5号色呈弱阳性,身体免疫力低下,娄清体内的癌细胞开始活跃,
建议每个月用本试剂检测一次,通过一些非消费性的措施(充足的睡眠、适度的运动、良好的生活习惯、舒适的生活环境、均衡的膳食营养、良好的心态等),同时建议使用《中生元靶向超磁疗法》调理身体,直到色标变成1号;6、7、8号色为阳性,应在三日内排除各种干扰,再进行检测,若仍为阳性,则应到相关专科医院,遵医嘱进行详细检查,再回公司拿应对措施。机体抗癌免疫力紊乱,体内细胞的异常增殖状态活跃,发生癌症疾病的概率高苇月伊织,甚至已处在潜伏期或临床期,需要增强防癌意识,改善饮食起居习惯,同时建议使用《中生元靶向超磁疗法》调理身体,直到色标变成1号,半个月使用本试剂检测一次;9号(四)干扰(或检测者有黄疸病或严重的肝炎) 。




更新日期: 2019年01月28日
文章链接: 10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