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Hi专栏」Banksy事件,苏富比真的知情吗?-Hi艺术


文丨酒仙桥一姐
编辑丨 吕晓晨

酒仙桥一姐
昨天《Hi艺术》做了Banksy事件的延展报道,里面采访若干业内人士。一姐综合了一下,发现大多数人都认为在这个行为中,苏富比,作为事件发生地和主要配角,一定参与了Banksy的计划。Banksy因此成了与市场巨头的合作,又当小婊又立牌坊的炒作大师。但事情真的是这样么?在与当时就在现场的人士交谈后,一姐认为,我们有必要厘清一些细节,这样对理解Banksy的举动也许更有帮助。
前情回顾:
「Hi专栏」钱?老子不稀罕卡路驰 !众目睽睽之下刨冰进行曲,Banksy给核心市场力量好看
「Hi话题」艺术反抗金钱,有这回事?
首先,我们来看几个被普遍提到的疑点:
1.如此超乎寻常的厚重画框邹城房产网,拍卖行难道从来不觉得蹊跷,没有拆开看看里面到底怎么回事么?
每一张通过正常渠道交易的Banksy作品都处在艺术家工作室Pest Control的绝对控制之下。这种控制大到真伪认证、展览安装,小到作品品相问题的检查和修复,任何与作品相关的动作都需通过Pest Control。这在当代艺术家中并不少见,达明·赫斯特和杰夫·昆斯都有独立团队,专门负责组装、检查、保养和修复作品。对此,拍卖行只有尊重和服从火星没事。据内部人士透露,苏富比曾多次征求Pest Control意见,希望可以换一个画框。但Pest Control强调画框为艺术家为此作特制,属于作品一部分,拆卸和毁坏会导致作品的毁坏。在未经艺术家同意的情况下,不管拍卖行如何嫌弃这个画框,都绝对不会碰它一个指头。

Banksy 《放气球的小女孩》 2006
艺术家工作室强调,厚重的画框也是作品的一部分
2.作品进入拍卖行时难道不经过安检么?
据一姐所知,没有哪个拍卖行设置了安检设备专门用于扫描作品是否夹带,国内外都一样。作品过检是海关的职责,不是拍卖行的职责。拍卖行只负责检查和跟踪作品的状态和品相,并对此进行描述性记录。这种出于保护性目的的检查不会涉及“体内”侦查。只有从他国进口的作品,才会在海关接受正规的是否夹带可疑物品的搜查。如果说这张作品是英国境内征集而来,那它根本到不了海关王萍面皮。而拍卖行既不具备走私检测的硬件设施,也无需承担海关的业务职责。
3.操作粉碎机的人是如何进入夜拍现场的?来夜拍不是都必须有请柬么?
苏富比和佳士得的夜拍确实都是凭请柬入场。但Banksy作为如此声名在外的艺术家,想找一个有请柬的人,或自己弄一张请柬都实在不是难事。
4. 粉碎机电池神之坚挺,不奇怪么冯满天?
请参照第一条。Banksy说他几年前造了粉碎机,并没说几年前放的电池。拍卖前,或在卖家持有的数年间,此作很可能回到Pest Control进行保养或检查,伺机放入电池轻而易举。当然也可能,是艺术家和卖家共同导演的好戏。反正,放电池的机会多的是。

Banksy的Instagram发布的视频,在作品画框安装碎纸机的过程
5. 夜拍入口不安检么?怎么会没发现有人夹带遥控器?宁波电工培训
拍卖行夜拍安检是没错。但从现在放出的视频来看,遥控者,一位黑衣男子,就坐在离作品很近的后场。这名男子也在拍卖后和现场保安发生纠缠并被控制离场,而并非国内多个媒体谣传的“拍卖师在落槌后有一个明显的按下按钮的动作”——而事实上,拍卖师只是把拍卖槌换到左手,右手记下竞拍牌号。也就是说操控者携带的遥控器很可能非常小,比如跟车钥匙一样大?保安分辨不出来很正常。况且拍卖安检不可能跟机场安检一样沈肯尼。你能想象这些准备来花几个亿的客户被要求接受拍卖行保安的搜身么?

10月5日,伦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拍,拍卖师Oliver Barker拍卖珍妮·萨维尔作品。视频证明,Oliver握槌是横握槌体,不是握槌把,故有人觉得他手里有东西在按,而实际上只是按槌子而已。
6.为什么作品恰巧被挂在拍场内?
一姐相信,拍卖从业人员不会认为这是个问题。每一场夜拍,拍卖行都会选择若干作品悬挂在场内,一来烘托气氛,二来突出拍品的重要性。那些体量大、不便于搬动的作品也会经常被保留在墙上。这次Banksy的作品被挂在拍场后方,并非显眼C位。可能是因为它体型较笨重;也可能是拍卖行对它赋予厚望。事实也证明,它创下了艺术家新纪录。或是出于对卖家的讨好,践行征集时做下的许诺。作品悬挂的位置和时间长度直接代表了作品的重要程度,毕竟史前大章鱼,在任何重大夜场亮相,都是对作品的一次激赏。
7.为什么只碎了一半?还说不是演戏?
据在场人透露,他认为可能是机器卡壳了。因为粉碎停止后,仍能听到机器的咔咔声。也就是说,Banksy的本意可能是全部粉碎。但机器出了故障,只碎了一半。用过粉碎机的人都该能体会,几千块钱的粉碎机卡壳都是家常便饭。更不用说是DIY的。
8. 为什么被安排在夜场最后一件?
据在场人士透露,其实这件作品并不是最后一件。在它之后未来穗香,还有另一件John Currin需要重拍。如果拍卖行知情,重拍完全可以安排在此作之前。

Banksy本人如愿见证了作品被碎纸机粉碎的过程
然后,我们再来想想,Banksy完成这轮操作是否需要拍卖行的合作?一姐认为,不需要。因为拍卖行不会为他带来任何便利,反而很可能因拍卖行怕事改变或放弃计划的实施。因为拍卖行不会带来任何便利,反而可能因怕事耽误计划,并消解作品的反体制力度。Banksy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曾经代理过Banksy的史蒂夫·拉扎莱德斯(Steve Lazarides)接受artnews的采访时也认为“跟机构合作不符合Banksy的风格”。把控制权放在拍卖行手里远比放在自己手里更危险。
那么,拍卖行是否需要和Banksy合作来搞热度?一姐也认为,不需要。苏、佳每次当代夜拍都会登上各大媒体的报道。况且,跟艺术家合作,嘲弄广大藏家以博眼球这种事,对一个上市公司来说,风险太大无双宝鉴,法律成本过高。此事一出,很多人本能地会认为是艺术家与拍卖行的合谋。舆论沸腾,是福是祸,实在难料。对上市公司而言张丕林,冒未知后果的风险,无异于玩火作死蔷薇大妈。凭苏富比的智商,如果真想来这么一波操作,恐怕也不是现在这个玩法。如今这样百口莫辩的情况应该是他们最想避免的。邢雅晨
故,一姐虽没有证据断定拍卖行在此事中没有股份,但综上所述,似乎可以看出,艺术家不需要拍卖行的协助就可以完成这个行为,拍行也没有协助这个行为的切实动机。一姐个人认为,渲染拍卖行与艺术家合谋搞事情是缺乏事实依据的。
(本栏目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大荔天气预报 场)
喜欢Hi艺术,猛击右上角「查看公众账号」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ID:hiart308309
更新日期: 2018年04月08日
文章链接: 10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