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醒世歌》(古诗禅韵九)-文化交流创意
《醒世歌》是由明朝憨山大师所作脍炙人口的禅诗。 憨山禅师(1546—1623年)乃明代四大高僧之一,安徽和县绰庙人,俗姓蔡,名德清,字澄印,别号憨山。大师幼结佛缘,十二岁寻佛金陵报恩寺,十九岁削发为僧。大师博学多才,通诗文,精书法,终生学佛、拜佛、参禅,著述颇丰,当时誉为中兴祖庭宗师。
大师圆寂后肉身不坏,至今仍供奉在广东南华寺,示现了一位清净修行人殊胜的成就瑞相。这首脍炙人口的七言禅诗《醒世歌》,为大师晚年所作,不光是大师写来提醒他人,同时也是大师自己的人生总结和座右铭。

《醒世歌》
明朝 憨山大师
红尘白浪两茫茫 忍辱柔和是妙方
到处随缘延岁月 终身安分度时光
休将自己心田昧 莫把他人过失扬
谨慎应酬无懊恼 耐烦作事好商量
从来硬弩弦先断 每见钢刀口易伤
惹祸只因闲口舌 招愆(qiān)多为狠心肠
是非不必争人我 彼此何须论短长
世事由来多缺陷 幻躯焉得免无常
吃些亏处原无碍 退让三分也不妨
春日才看杨柳绿 秋风又见菊花黄
荣华终是三更梦 富贵还同九月霜
老病死生谁替得 酸甜苦辣自承当
人从巧计夸伶俐 天自从容定主张
谄(chǎn)曲贪嗔堕地狱 公平正直即天堂
麝因香重身先死 蚕为丝多命早亡
一剂养神平胃散 两盅和气二陈汤
生前枉费心千万 死后空留手一双
悲欢离合朝朝闹 寿夭穷通日日忙
休得争强来斗胜 百年浑是戏文场
顷刻一声锣鼓歇 不知何处是家乡
该诗如歌,更如棒喝。一层层为人们剥开世事的幻象,一声声唤醒人们勿为世间稍纵即逝的功名利禄和是非曲直所遮障,早日点亮心灯,走出迷梦之乡。诗中的两副中药医身,而该篇更是一副医心的良药。
前篇讲过云门用“蒲州麻黄,益州附子”来回答什么是超佛越祖之谈,反映了一句中具有三句的特色。蒲州产麻黄,益州产附子,药性不同,需要对症下药,正如禅师应学人根机的不同而对机接引,是随波逐浪的第三句;这些药材,蒲州、益州处处皆有,是涵盖乾坤的第一句;麻黄附子,都是平凡普通的药材,是用平凡截断奇特的第二句。
佛教传入中国已有2000余年的历史,期间和中国本土文化互相融合,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佛经说:“佛为医师,法为药方,僧为看护,众生如病人”,本土化的佛教和中医也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让我们再欣赏一些内含医禅的诗篇。
清代著名词人纳兰性德,字容若,生于1655年,满洲人。他生活于满汉融合的贵族家庭兴衰时期,在世只有30年,但所作“纳兰词”在清代以至整个中国词坛都享有盛名。特殊的生活背景,加之超逸的个人才华,容若的诗词呈现出独特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风格。
《洞仙歌·咏黄葵》
清 纳兰性德
铅华不御,看道家妆就。
问取旁人入时否。
为孤情淡韵,判不宜春,矜标格、开向晚秋时候。
无端轻薄雨,滴损檀心母爱好时光,小叠宫罗镇长皱。
何必诉凄清,为爱秋光,被几日、西风吹瘦。
便零落、蜂黄也休嫌,且对倚斜阳,胜偎红袖。
其中“何必诉凄清,为爱秋光,被几日、西风吹瘦”,则被誉为唯美爱情的千古名句950509。心之所痛,爱别离乎?
词学泰斗、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唐圭璋先生在《梦桐词话》中评价容若时说;“待人真,作词真,写景真,抒情真,虽力量未充,然以其真,故感人甚深。一种凄婉处,令人不忍卒读者,亦以其真也。”
纳兰性德不媚俗、风流自赏的秉性,在吟咏之中全然表露出了自己的“甘、寒、滑”,恰似黄葵的一片初心。

陆游(1125年—1210年),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绍兴)人,尚书右丞陆佃之孙,南宋文学家、史学家、爱国诗人。
《铭座》
南宋 陆游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吾身本无患,卫养在得宜;
一毫不加谨,百疾所由兹;
一生快意事,噬(shì)脐莫能追;
汝顾不少忍,杀身常在斯;
深居勿妄动,一动当百思;
每食视《本草》,此意未可嗤;
赋诗置座右,终身作元龟。
该诗从五个方面谈了养生、养心之道:一是要注意不利于身体的小事德西拉姆,二是要保持精神愉快,三是要宽宏大量,四是不要轻举妄动,五是要按照科学的方法进食。
诗人生活贫苦,常以野菜佐餐、充饥,因此写下大量野菜诗。“旧知石芥真尤物,晚得萎蒿又一家。”提起萎蒿,人们不禁想起苏轼《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的诗句。

《午饭》
南宋 陆游
我望天公本自廉,身闲饭足敢求兼。
破裘负日茅檐低,一碗藜羹似蜜甜。
从中可以看出诗人的生活是极其贫苦的。不仅道出了诗人的乐观精神,也道出了不与投降派同流合污的情操。
《书怀》
南宋 陆游
苜蓿堆盘莫笑贫,家园瓜瓠(hù)渐轮囷(qūn)。
但令烂熟如蒸鸭,不着盐醯(xī])也自珍。
安贫乐道,其心可鉴宁波整形医院。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 。汉族,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画家。
《自戒》
北宋 苏轼
出舆(yú)入辇(niǎn),蹶瘘(juélòu)之机;
洞房清宫,寒热之媒;
皓齿娥眉,伐性之斧;
甘脆肥浓,腐肠之药。
这首诗是宋朝著名文学家苏轼劝戒自己不要贪恋优越物质享受的诗,如不要贪恋女色、久居深宫、贪图膏粱厚味以及以车代步等。对于现代人的养生、养心,这些警示都是很有意义的。

再欣赏下苏轼笔下的“红豆”。
《红豆》
北宋 苏轼
绿畦过骤雨,细束小红霓。
锦带千条结,银刀一寸齐。
贫家随饭熟,饷客借糕题。
五色南山青,几成桃李溪。
王维(701年-761年,一说699年—761年),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著名诗人、画家,字摩诘,号摩诘居士。
据《旧唐书》载:王维晚年“斋中无所有分手妹,唯茶铛回购网,药臼,经案,绳床而已。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禅诵为事”。
《相思》
唐 王维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劝君多采撷(xié),此物最相思。
《辛夷坞》
唐 王维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鸟鸣涧》
唐 王维
人闲桂花落邪尘,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王维以诗画双绝享誉于世,他的山水诗意境幽美,趣味盎然,堪称诗家一绝。王维的山水诗,不仅能使我们从诗行中领略到大自然的秀美景色,而且能看到中草药的身影。

白居易(772年-846年),字乐天,号香山居士,又号醉吟先生,祖籍太谷 ,到其曾祖父时迁居下邽,生于河南新郑。 是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唐代三大诗人之一。白居易与元稹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世称“元白”,与刘禹锡并称“刘白”。
《玉泉》
唐 白居易
湛湛玉泉色,悠悠浮云身牛膝骨。
闲心对定水,清静两无尘。
手把青筇(qióng)仗,头戴白纶巾。
兴尽下山去,知我是何人。
诗句描述了白居易游览杭州西湖玉泉时的情景梁皇宝忏,可见他已被大自然的美景深深地陶醉,达到了忘我境界。动以养身,静以养心。
《消暑》
唐 白居易
何以尚烦暑,端居一院中。
眼前无长物,窗下有清风。
热散由心静,凉生为室空。
此时身自得,做回人间翁。
酷暑苦夏,诗人自有对付它的妙法,即所谓“心静自然凉”。

《练功》
唐 白居易
负暄闭目坐,和气生肌扶。
初似饮醇醪(chún láo),又如蜇(zhē)苦旁。
外融为骸(hái)畅,中适一念除。
旷至忘所存,心与虚俱无。
诗句生动描绘了修禅、练功时的场景。参禅养生,诗人身心舒畅,简直如痴似醉,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眼病》
唐白居易
散乱空中千片雪,蒙笼物上一重纱。
纵逢晴景如看雾, 不是春天亦见花。
僧说客尘来眼界,医言风眩在肝家。 两头治疗何曾瘥(chà),药力微茫佛力赊(shē)。 眼藏损伤来已久,病根牢固去应难。
医师尽劝先停酒, 道侣多教早罢官。
案上谩铺龙树论,盒中虚撚决明丸。 人间方药应无益,争得金篦(bì)试刮看。
虽然目疾给诗翁带来这么大的痛苦,但在那个年代,这位幼年体弱、经历磨难而且仕途也颇坎坷的诗人,因乐观豁达的心态,却享年75岁,超过古稀之年5岁,也算是当时的长寿者了。

而我们伟大的屈原先生抒情奔腾浩瀚风雨雕花楼,笔法昂扬激荡,诗中一些中草药的形态、生长、栽培、采集、被描绘得栩栩如生、酣畅淋漓。
如“扈江良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记载了江篱、芷、兰三味中草药,意思为我披上了江篱和辟芷,又联缀起秋兰为佩饰,借喻象征自己的美质和才能。
“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熏之百亩。畦留夷与揭车兮,杂杜衡与芳芷”四句,留夷、揭车、杜衡、芳芷都是中草药名,以大量种植芳草比喻自己曾积极广泛地推荐和培养人才,希望共同从事政治改革。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意思是早晨饮木兰的露水,晚上吃秋菊的花朵,说明早在2300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古人已认识木兰、秋菊等花草具有药物保健作用。
有关中草药的描述,在屈原其他诗赋中也可见到,如“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采三秀兮于山间,石磊磊兮葛蔓蔓”、“采薜荔兮水中,掰芙蓉兮木未”,是写采集灵芝草、薜荔和芙蓉花,有山有水,相互辉映,犹如一幅绝妙的山水图,令人感到美不胜收。

让我们以明代罗状元的《醒世歌》做结。
罗状元(1504-1564),名洪先,字达夫,号念庵,江西吉水人。生于明弘治十七年(1504),卒于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明嘉靖八年(1529)己丑科状元,《明史》卷二八三有传。南岳高台寺住持楚石和尚是其方外好友,他二人共同植下一棵黄山松,至今仍矗立在碧萝峰右侧的山坡上。
《醒世歌》
明 罗状元
欲无烦恼须念佛 知有姻缘不羡人
诸事随时若流水 此怀无日不春风
一片白云横谷口 几多归鸟尽迷巢
浮生若梦谁非寄 到处能安便是家
举世尽从忙里过 谁人肯向死前修
没有一番寒彻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心至虚时能受益 事非经过不知难
静坐常思自己过 闲谈莫论他人非
有时静念千声佛 无事闲看数卷经
理念深处尘念少 世情淡处道情浓
佛心本是凡心转 世味何如道味长
知事少时烦恼少 识人多处是非多
富贵百年难保守 轮回六道易循环
劝君早办修行路 一失人生万劫难
世间最大唯生死 白玉黄金尽枉然
宽性宽怀过几年 人生人死在眼前
家富家贫休叹息 自无自有总由天
平生衣食随缘过 才能清闲便是仙
世事纷纷如电闪 轮回滚滚似云飞
今日不知明日事 那有功夫理是非
算起万般混是梦 不如及早念弥陀
荣辱纷纷满眼前 不如安分且随缘
罗状元仕官以后益加勤读,受了阳明学的影响。尤其『良知说』感化了他的言行。王阳明云:『心即理,良知是本体,遍满宇宙,凡圣俱有,气禀偏正而差冢原卜传,良知无私,唯恐物欲蔽塞』。儒的物欲,佛的无明,同是烦恼、邪见妄执。因愚而有物欲,因物欲而生苦恼。状元认定物欲就是道法的魔军,罪恶的根源。从此以后改变了他的人生观,马子跃无欲为本。而后其子也成为状元。
索达吉堪布主讲 憨山大师《醒世歌》

编辑:lzy7332268
更新日期: 2014年04月29日
文章链接: 10117.html